卿本佳人,奈何西風歎。小杯,淺酌,暗影留香花一片。唯有秋瑟瑟,都是了。落寞。悠悠的唱響在黎明前的黑暗,在寂靜將要躁動的前夕,在將要枯寂的金線菊前,日出喚醒星辰,生機在慢慢的遊動,一河淺灣,墜入紅塵,夢想在書寫著華麗的健康飲食習慣篇章,主角在不停的交換,都在書寫著一個故事。一生太短了,沒有時間去 在乎天長地久,沒有等待夢見證海枯石爛,還有什麼滄海桑田,遊曳是不爭的現實,改變是世間唯一的不變。
謝落江頭夜送客,驅了浮漣朵朵。最是柳蔭一聲憂,靜了山河,眺望何處,風停了,雨落。滂沱的大雨褶皺了心田的平坦,風無聲的吹過了小樓西畔,攪亂了書聲,琴聲,夢語,心田。塵埃在煩緒中落定,清風密密的梳理著草坪,也梳理著心頭的無奈。
走落一地晚霞,容顏凝住了傷疤,不留不戀風天涯。流年如枷,鎖住了我望著你的年華。風煙如畫,雨碎了,殘荷。荷下的遊魚不再欣賞自己閃躲,是逆來順受,還是隨遇而安?凝望過天邊,雲朵在哭泣,落雨在猶豫,留和滴總在有風聲的夜裏,走與停總會有些遺跡。畫樓西畔夜聽雪,焚也山河,寂也山河。
江山一頁一千年,誰在心田中等待?等待著山河,或者那一頁中的某個字元。歲在月如畫,舒卷著,困惑。夢過了山頂,蒼松在歡笑,什麼風情萬種,什麼雲淡風輕,都是困惑在天邊的斜陽,看了哀怨,不看依戀,夢了心痛,不夢不醒。慢慢的飛過天邊我模糊的視線,有寂靜和慌亂在閃躲,沒有夢想,沒有 焦灼。
戎馬一生,當期盼開成落花,誰在許你盛世繁華?落葉飄過了江南,夢繞三千,青絲浮塵,心有疤,牽掛。三生石前聳立著南柯一夢,遺落還是翹首,佈滿了落葉的古道,鋪著臺階,走向清晨,叫著生靈,數著微風。
那風華中的一笑,留住了誰的時間,從此,江山變成了困穀,時光開出了依戀,綿長的憂慮在飛舞。荒蕪中淺住,鎖住了,晴天。
草尖的露珠在跳動,卷起了風雨,卻墜落了落花遍地。寂靜走過河岸,河水開出了漪漣,願時有情人共飲一江水, 將時光送給老去的容顏,何懼,何悔?
年輪在風中淺笑,風聲在年輪中動搖。那些飄過雲顛的呼喚,那條通往心靈深處的幽妊娠 糖尿飲食徑。多少次的夜晚,縫補著殘破的心,可能是月明,也可能是寂靜,沒有風聲只有寧靜,在荒原上四處的遊蕩,尋找著心中那一座天空之城,有時不免在心中輕輕的安慰一句,我想,你可能會懂?